與贏家會面

 

幾個禮拜以前,「時尚與我」和男士服裝部有場友善的對話。現在,我們很高興向各位介紹本單元的第一位時尚設計師丹尼爾‧貝努斯,2011年匈牙利時裝獎最佳新人設計師獎得主。

 

「我是認真的,我的目標一直都是設計舒服又好穿的衣服。」

許桂梅 / 中文區編輯

你是什麼時後決定要當個時裝設計師呢?你從小就對時尚感興趣嗎?
我想這一開始對設計師來說應該都一樣吧。有時候在小學,或甚至在護校,他們便決定要和衣服打交道了。至於我,我是在小學的最後一堂課決定的。我出生和成長於一個小鎮,而在那兒,想當個時裝設計師算是件挺大膽的事。我的父母很支持我,所以他們告訴我我應該去布達佩斯,在藝術學校好開始學習這一切。父母的決定讓我覺得我真是幸運。

你在哪兒開始學習呢?
剛開始的五年我在視覺藝術中學唸衣物材料設計,之後我在大學唸皮革設計;在那裡,我學到了製鞋的基本技巧。學校很自由,不太會嚴肅看待比較科工方面的科目,然而,我們花了很多時間磨練未來職場所需的本領,甚至星期六都還得去上課。


據我所知,你以製鞋起步,然後才轉到服裝。你是什麼時候設計你的第一件作品呢?
在高中我設計的是女裝,然後五年級時才走男裝路線。2010 年 – 兩年前 – 我設計出人生中第一件男裝作品。那年的聖誕節,我和當代藝術家嘉博‧米科洛斯‧施克(Gábor Miklós Szőke),以及時尚設計師卡塔‧賽嘉蒂(Kata Szegedi)策劃了一場秀展,那是我推出我第一套男裝的最佳時機,而最後也相當成功。我仍然對鞋子設計很感興趣,但在匈牙利,只靠設計鞋子實在難以維持生計。

當你在為新作構思時,你主要的導因是什麼?你會追隨國際潮流,還是堅持單純和舒適?
事實上,兩者皆顧。我自然而然會跟隨國際潮流,因為我相信身為一個設計師,我必須要了解這些事情,但這並不能成為我唯一的靈感。我的宗旨並不是指為當代潮流設計衣服,我的目標是設計永恆的作品。

什麼啟發你甚鉅?
很多,但我最主要的謬斯來自於我的旅行。在今日,很不幸的是我沒有很多時間可以旅行,但我總是在找尋著新事物欣賞。如果我在布達佩斯花上一年,看場好電影,參觀展覽,聽音樂……我可以從很多事物得到靈感呢!

你如何運用你個人的觀點?當創作新作時,你腦海中會浮現什麼樣的男人?誰會穿上你的傑作?
個人觀感永遠存在,因為在各行各業發揮所長的創意人士無所不在地包圍我。他們就是靈感,他們就是我會幻想穿上我的衣服的人。

你有喜愛的設計師嗎?你自己會穿自己設計的衣服,還是其他人設計的?
我平日的穿著可以是我喜歡的匈牙利設計師的衣服,但其中也包括之名品牌,像H&M。

其實我有許多喜愛的設計師,例如史蒂芬諾‧皮拉提,因為他一直都待在YSL(聖羅蘭),還有其他一些優秀的亞洲設計師,我也很愛麥昆的作品,還有好多好多! 我對老東西也很著迷! 我喜歡去骨董市場看看衣服,因為在那兒你絕對可以找到無與倫比的東西。

你對匈牙利人的穿著有什麼看法?當人們去看你和卡塔‧賽嘉蒂(Kata Szegedi)的秀展,他們是找尋奢華,還是他們偏好保守些的設計?
一般來說,我注意到大部分的人還是會選擇低調的服飾。這有可能是因為過去的潮流恰好是大眾穿著單一化,而今日的潮流是大家想要獨樹一格,這也開始蔓延到我國了。男人和年輕人甚至也對新事物更開放,對時尚更敏感。

事實就是隨時和已開發國家的時尚潮流與時並進很花時間,它們從西方向我們來,對匈牙利來說這是個過程。我們走在大街上時可以看見更多新潮的穿著,而我其實也不會介意有人用衣著來表達自己。

告訴我們,當你在構思時,你怎麼度過一天的?

這段期間包含了幾個部分。有幾天是待在家裡畫草稿,其他天是泡在圖書館裡上網,或者我會在各個地方找尋材料,那挺花時間的。

我必須去找更多的專業人士。舉個例子來說,在我接下來的作品裡,我想創作針織品,而那樣的話我就得找個合格的專業人士,然後我會找個懂皮革的人,我得找個能合作愉快的人,所以這一切一天比一天還要更複雜。

在你先前的作品(2011-2012秋冬季)中,什麼對你來說很重要?拼接各種材料的比例占多少呢?
那時候有一類型的男模對我啟發最鉅,那也算是個人動機。我很關注材料的諧和。我選擇羊毛和絲織品,降低色調,用的是不同深淺的灰色。在秀場上還有其它一些細節,像不同程度的橘色,但那些是非賣品。

我沒有特定的靈感,真的從來都沒有。我的構想總是從畫畫開始,靈感上身,然後接著便創作出許多豐富的作品。我是認真的,我的目標一直都是設計舒服又好穿的衣服。

你未來想要達成哪些事?你會想要拓展海外市場嗎?
我遠大的夢想之一是繼續求學,因為那仍是我尚未經歷的事情。我很樂意拓展海外市場,特別是當談到銷售,因為這是在國外提升個人品牌知名度的要事。

 時尚與我 採訪/刊登 @ fashionwith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