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夢想中

芮卡‧瓦戈有個夢想,而我們何其幸運,因為她辦到了!對她而言,這意味著一項精彩絕倫的工作,但對我們而言,便是:美麗的鞋子和首飾!這不再是秘密了,我們很快便會和各位分享「芮卡鞋(own rekavago shelf)」的特別報導。在其他有趣的故事中,這就是那越來越成功的鞋子設計師告訴我們的,讓她的夢想在每樣新成品大功告成時成真。

莉莉‧薩爾曼奇/採訪撰文

許桂梅 / 中文區編輯
索爾坦‧薩若曦/影像、索菲亞‧海斯勒/宣傳照、塔瑪斯‧瑞西-普理珂/首飾照

一個人的一雙鞋可以告訴我們什麼?妳覺得我們可以這樣判斷嗎?

雖然我們也許會認為鞋子「只是」一項配件,但它們其實透漏了許多它們主人的事。通常我會說一雙鞋子是在貼合腳形時才算真正準備好了。從時尚和場合的角度來說,你可以看的出來鞋子主人有多常穿它,也許還可以知道那個人的職業為何,這在職場上尤為重要。例如在日本,如果有個人開始工作,通常以一雙新鞋亮相是件不幸的事,因為人們會覺得這人花太多心力搏取好印象,這樣很可疑。當然鞋子太破舊也不好,因為那樣也是負面印象。理想狀況是中庸之道,即是看得出來是新的,可是已經有穿過的痕跡了。把鞋子好好打理一番也很重要。

以個人經驗來看,我必須說瑞卡瓦戈的鞋子穿起來真的很舒服。看來這對妳說特別重要。
是的,穿起來舒服很重要。我永遠不希望有人買了我其中一雙鞋子,然後就把它放在櫃子裡,看看它,說:「喔,我好愛這雙鞋喔,可是它不好穿!」我喜歡設計可靠的高跟鞋。當我在街上看見看見我的鞋子被穿舊了,我就會覺得這就是正向回饋,它們本來就是設計成要被穿舊的。當然我的模特兒中也有一些固定的型號,但這並不意味著大家不可能穿上它們。

芮卡,什麼啟發了妳的靈感呢?
當我準備要設計新作時,我會以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這些日子我的大腦有如一個篩子般地運作。當然我不會有意識地過濾掉一切事物。它可以是一個顏色,一套衣服,一個人,一場電影,或是一場展覽,當我在計畫著下一場展示時,這些都可以讓我留下印象。這便是當我和我弟參觀展覽時非常喜歡做的事。在生產的兩方面上—我是指大眾接受度和「製造」—重要的是我們都花了很多的心血。你可以說這是項創意生產。當然,這和我那藝術家弟弟沙波克斯(Szabolcs)運作的方式不一樣。

對我們來說,妳的男士鞋系列即將登場真是令人喜悅。妳會對我們說些什麼呢?
到目前,我的系列已經有些男士鞋了。我在男士鞋中看見的一般來說變是介於運動鞋和休閒鞋的領域,通常你在市面上看不到,但是我在我的男性朋友中聽見了這種訴求。讓他們也有雙自己的獨一無二芮卡鞋,一雙穿得舒服、穿得久的便鞋。這些都可以達成,因為我不會特別設計炫目的鞋子,上面還有萊茵石或羽毛,那樣也不可能做得成男士鞋。

沒多久以前,妳根據一個妳做過的夢,和藝術家卡巴蒂‧羅伯特(Kárpáti Róbert)合作一次珠寶展,這是否真的可以從字面上理解呢?
我認識羅比有段時間了,雖然我們從未見過面。我在一個普通朋友的婚禮上終於私底下見了他一面。去過他的工作室後,我們便一直討論著來合辦一次展覽。我告訴他自己最近做的一個夢,關於一座森林,裡頭長著傳說中的蘑菇。這個展覽深受我那個夢啟發,例如這就是利用木頭做首飾的靈感來源,改自羅比設計的原型。至於我,我常常倚重我的夢,它們幫了我很大的忙。我一直夢見我搭乘電扶梯一路來到一間超大的鞋子百貨公司呢!

在我看來,童話故事的氛圍不只出現在妳的珠寶,同時也出現在妳的鞋子上。妳對此有什麼樣的看法呢?這是有意識的決定嗎?
就像妳說的,我會想像一種完全不同的設計,有花邊和泡泡的東西。這也展現我們有多麼不一樣。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大部分的個人要求很難搞定,但在某些情況下,客人想的某特定物在我腦海中完全不一樣,而在另一種情況下他們只給我一個概念,然後便讓我發揮,最後他們都很滿意我給他們的東西。我的設計也許看起來帶點傳奇的味道,那是因為我用了很多顏色在裡面。我真的很喜歡繽紛的東西。

從外界的角度看來妳的工作看起來像夢想成真,那妳認為呢?
旁觀者看來也許就像一條筆直的路。我的朋友有時會說:「妳總是知道你要什麼!」沒錯,我不知怎地就是能立刻找到方向。幸運的是當我的父母一注意到我是如何喜歡創造東西時,他們便完全讓我自由發展,即使我仍然還是個小女孩時。我念過藝術學校,以前很喜歡跳舞,看來我提早注定要設計鞋子了,無論我的命運牽引我到哪兒,我最後總會回到這裡。之後我進了莫禾利-納及藝術大學(Moholy-Nagy University of Art),而至今為止我已經在此待了十三年了,短暫休息一陣子之後我很快就可以拿到博士學位了。當然,我也有我自己的困境,我也會天人交戰。我是摩羯座的人,這差不多可以說明一切。生命中有些事情我會直接讓它們成為過去,而我一直都明白這很值得,即使得一天工作十四個鐘頭,我喜歡嘛。

2012年的規劃和期望是什麼?
我希望我的產品可以在更多地方購得。2012年,我反而比較希望可以在歐洲拓展,也許包含俄羅斯,當然還有日本。我喜歡日本。2012春夏季的作品會有很多花,然後秋冬的作品會全部都是顏色,但我現在只能跟你說這麼多,沒啦!(笑)至少到二月以前都不會說。

  時尚與我 採訪/刊登 @ fashionwith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