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與我]
許桂梅/ 中文區編輯

一個下雨的午後,時尚與我和台灣第一個專業舞衣品牌的設計師林秉豪進行了一場愉快的訪談。在資深戲服設計師林璟如身邊當了數年的學徒,他一切從基本學起,包括繪製草稿。今年四月,他創立了KeithLink,名聲迅速傳開。

「成功也好,失敗也好……設計本來就沒有一定的原則,只有不斷調整。」他說。

[舞者篇]
1. 是什麼讓您決定放棄跳舞呢? 您那時覺得如何?
我太累了,舞團的訓練很辛苦,自己體力沒辦法負荷。其實我並不是從小便開始習舞,是到高中時上了表演藝術課後才接觸舞蹈,但是到了大學時,我才發現自己不擅長表演,反而比較喜歡幕後工作。而且,練舞還有加入舞團的壓力。

沒什麼感覺耶,只覺得走設計這條路我算很幸運了,因為我從小喜歡畫畫,有美術的底子,又加上自己曾經當過舞者,瞭解他們的需求。大學沒念完就進入服裝公司從頭開始學習一切關於時裝的專業知識─布料、材質、染色……。(問:會不會有點後悔大學沒念相關科系? 畢竟輔大有織品服裝學系。)不會,因為最後總要進入職場,實際面對產業,我不過是比別人提早一步罷了。

2. 當您的父母得知您決定不再跳舞,以及轉學設計,他們反應如何呢?
他們一直都很開明,對我只有一句話:「不要變壞就好!」(笑)

3.當您還是個小孩時,您很確定您就是想當舞者嗎?
那時候並不確定,但設計這條路有跡可尋─我沒有玩洋娃娃的習慣,我玩的是布袋戲! 我會把拿廣告顏料把頭重新塗過。我媽是裁縫,我會請她簡單車縫一些碎布,然後我自己設計上面的裝飾和圖案……等等。


[設計師篇]
1.談談您這次到歐洲的見聞吧—一路上如何?
有時候我會坐在街道旁邊的咖啡座,「看人」,看他們都穿些什麼,表情如何,藉機了解這一整個大城市的品味和生活方式。舉個例子來說,巴黎真的給我一種浪漫的感覺,看到許多男生都在脖子上圍了條長長的圍巾,但那樣的打扮來到倫敦就有點不切實際─我覺得倫敦的穿著很「酷」─(問: 例如像風衣?)差不多那個意思;在義大利,就是一片繁花! 男生穿短褲和花襯衫,露出臂膀和腿。歐洲國家雖然彼此相連,可是各個區域自有一番特色,當我要設計時,我通常會擷取各種元素,混合在一起。

2.您如何捕捉靈感? 有沒有特定的靈感來源?
各種事情都可以是靈感耶。生活上有很多小小事情累積起來就便成一個好點子。我不喜歡太誇張的設計,簡潔至上,加上小小的滾邊或某種強烈的色彩畫龍點睛一番就很不錯了。

有些舞衣的剪裁很複雜,又是荷葉邊又是交叉肩帶,但是我不會設計出那種服飾。我常常為了最單純的一個圓弧線想很久呢。

我沒有特定的靈感來源。一直嘗試新的概念,成功也好,失敗也好;萬一大眾接受度不高,那也無妨,就當作累積經驗吧。設計本來就沒有一定的原則,只有不斷調整。

3.您現在為舞者設計舞衣,但也曾經為知名的表演團體─如雲門舞集─以及其它演出設計表演服裝,在這兩種衣服形式中,有什麼相似和不同的地方呢?
這兩種服裝都得讓表演者「穿起來舒服」,在表演時才能無後顧之憂,不用擔心衣服彈性不夠綻裂等問題。另外,經營品牌重要的是精神,如何走得長長久久,一直讓大眾期待: 下一次又有什麼樣的新品?

之所以會出舞者的練習衣,主要是讓他們有多一種選擇,不必再穿著單一樣式的韻律舞衣。這樣在教室時也能漂漂亮亮、自信的練習。

4.一件舞衣必須像什麼呢? 在設計時,要考慮哪些事情?
舒適、剪裁和縫線。在KeithLink還有「不花俏」。

5.您未來的期望和目標是什麼?
希望品牌一直堅持初衷,並持續讓所有人期待。

時尚與我 採訪/刊登 @ fashionwithus